今天是中秋节,据说今年的月亮是近几年来最大的,上班的路上看到亮得发白的跌里滚圆的月亮,心里默默好想罢工。
对于医生这个职业,每个国定节假日都是劳动节。
好像是昨天在推油的提醒下,觉得每天记录一下这坑爹的日子好像也不错,于是乎就从今天开始吧。
不过要说奇葩朵朵开的急诊家属们,昨天的貌似比较有谈资。

–Case 1–
某个肺癌晚期病人,从查房开始生命体征开始不稳定,抢救药物上了之后基本维持住了,到中午的时候又开始有些波动,我们冲过去看的时候一方面在检查静脉药物的走速,一方面向家属再次告知病人病情危重随时可能去逝,还没开口吐几个字,某个估计远房亲戚没啥悲伤情绪的家属大妈指着一堆外卖饭盒说”医生,能不能再等一等,等我们把饭吃了”,我好想对她说”这事儿我们做不了主,您找阎王爷商量去”,当然现实中我们还是得安耐心中万千草泥马呼啸而过的心情耐心平和的解释病情。
★吐槽:这位奇葩大妈,您当我们是送快递的您说啥时候送就啥时候送啊,为了您一口饭我们要站在旁边看您吃完再抢救病人啊?亏您想得出。有您这样的家属真是醉了。

–Case 2–
一年轻女孩大概也就20多岁走进来对我说某某床病人(她的外婆)不舒服,我还没来得及问怎么不舒服,她就很老卵的说“医生啊,你能不能给她开个什么药睡过去啊,睡过去就不会叫不舒服了呀!”我还惊讶这么小小年纪的小姑娘怎么这么世俗气息的啦,于是去了病人床边查看具体情况,结果有其女必有其母,她妈说了如出一辙的话,真是让我大跌眼镜。而经过查体并结合病史,我认为应该是患者心衰发作,就算吃了安眠药也还是不解决根本问题,所以我苦口婆心告诉她们现在是什么情况需要做什么处理,没有所谓的睡过去的药并告诉她们用这种药也是不合理的,后来她们虽然还是听取了我的意见,但仍念念有词的说要让患者睡过去,还说什么如果睡过去出了什么意外不会怪罪我也不会来医闹。
★吐槽:我呸,我信你我是小狗,就算你是好人我也不会蠢到把自己扔火坑,再说了你们其实是希望安乐死吧,什么睡过去的药,说得这么无所谓,虽然我也赞成安乐死这一结束生命的方法,但是也得是患者愿意或者意识不清的患者需要在医师评估后决定,最后最多问问家属意见,岂能是你们说怎么就怎么的。再说了,对不起,安乐死法律还不合法。

–Case 3–
然后今天遇到的这个家属么,心眼是不坏的,对家人也是蛮关心的,但是!太特么罗嗦了!!!夜班要一个人查两个房间20几个病人,查到他那里跟我扯淡了整整半个小时,你说如果要是谈话内容有实质性的东西也就算了,但是他一直在说我的意思是,我的意思是,我的意思是,是了半个小时也没说出个啥意思,其实你不就是想问有没有必要做胃镜嘛!我都帮你总结出中心思想了,但是每次我回答完你又来一遍我的意思是,你这是啥意思呀!我后来实在忍无可忍,说,你有问题待会到办公室来找我,我后面还有一整个房间要查,病人都要睡着了。
★吐槽:这样的人不坏,但是他内心有顾虑,这种顾虑要么来自对病人耐受检查的担忧,要么来自对医生的不信任,还有一种就是不想花钱对患者不存在实质关心,我觉得这个人应该属于前两者,所以我还耐了性子跟他解释。但是我想吐槽的是,这样的人太以自我为中心,你以为你在看特需门诊啊,在医生查房的时间怎么好意思一直问一直问,而且还是思路不清楚的问题,要是您的家人是后面一位您还觉得自己可爱可亲嘛?这种类似的情况在门诊很多,就是人人都抱怨看病排队太久,但是一旦轮到自己简直就是拉住医生开机关枪能多说一句算一句,好像自己赚了一样,于是后面的人就躁动了。

啊,居然写了这么多,我觉得我又找回以前话痨的感觉了,也挺好了,不知多写多写能不能锻炼自己的表达和逻辑能力,希望付出的吐槽能有额外收获吧。
–the end–

    micki 2014/9/9

    暂无评论,或者抢沙发的仁兄还没有获得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