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说:“你知道什么是罗马教皇吗?”

我说:“听说过。”

她说:“帕尔芬·谢苗内奇,你一点没学过世界通史吧。”

我说:“我啥也没学过。”

她说:“那么,我让你读一段故事:从前有一位教皇,他对一位皇帝很生气,这皇帝在他那三天不吃不喝,光着两脚,在他的宫殿前长跪不起,非要教皇饶恕他不可;你猜怎么着,这皇帝跪了三天,他脑子里尽想些什么,他私下里发了什么誓呢?……等一等,”她说,“干脆我念给你听吧!”她跳起身来,拿来一本书。

她说:“这是诗。”

她就对我念那首诗,这诗说的是这个皇帝在这三天里赌神罚咒,非向那位教皇复仇不可。

——摘自《白痴》

—————————————————————————————————————————————————————————————-

我看书果然不得要义,这也就罢了,还老是对灵魂丑陋的部分感同身受= =

果然没有办法成为真·善良的人,也不相信有真·善良的存在

没有信仰真可怕,不,我可是XX主义的虔诚信徒(可,那又是什么呢(意义不明

以爱的名义索取,以未成功索取的名义不爱

这座丑陋的天枰什么时候被打破了

不知人世间会不会是另外一番美景。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