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流行《致青春》,我却钟情《疯狂原始人》

嘛,这好像跟主题没什么关系,只是突然想给标题来个缘由。

2013年已经过去一半,北京跨年的照片却还在压箱保底

好不容易吹吹灰导了出来,却删得不亦乐乎、所剩无几

剩下的也非中意的,只是…不能扑个空

北京灰扑扑的天,灰扑扑的红色围墙,灰扑扑的建筑,灰扑扑的白雪

总之,北京给我的感觉就是“压抑”,那种天子脚下的压抑感

北京的建筑都不高,给人扁扁的平平的,方方正正的感觉

传说中的干燥寒冷似乎并不贴切,依旧刺骨得厉害,室内的暖气也略不人性化,有种同时生活在冰寒与火热中的穿越感。

不知是太冻了,还是不适应北京的气场,总之,上百张照片里竟没有一张中意的

想象中那种在大面红墙前的木质长椅,金碧辉煌的宫殿,张灯结彩热闹非凡的广场,挂满大红灯笼的弄堂,古色古香的精致四合院,好像都缺了点什么味道。

总之,灰扑扑。

好奇,春夏的北京会是怎样?

抱怨了这么多,无非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拿不出像样的照片,连P的欲望也没有,所以胡乱拿了一张游客少一些的照片先垫个底。

—————————————-不知为何变成了北京游记———————————————

论文写到最后,竟然不知如何写致谢。

在脑海里不断浮现的字眼和语句敲到文档里后又被我全部del。

总是担心写太多会矫情,但是不写出来又无法表达感激之情。

七年,竟然结束了,人生能有几个七年啊

20-26岁,现在还不完全明白这段也许是人生最美好的时间意味着什么

但是,当站在所谓的青春的尾声,略感颤抖

人家都说年轻人最无畏

我想,我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不再那么年轻了

我记得我以前经常说“我以后一定能××××××××!”

我忘记我有多久没说过这话了

我大概再也不会说起这样的话了

大学再疯狂,到了毕业的时候都已无疯不狂了

成熟这个字眼在我看来略残酷

没有了勇气,没有了傲气,没有了冲劲

感觉,开始,随遇而安了

好像梦想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甚至,梦想的轮廓已经模糊了

开始觉得以前反驳的那些父母的话越来越正确了

开始担心自己将承受不起当初的坚持和义无反顾带来的结果

自己越来越不像自己了,而越来越像众人

这就是长大,不,这就是变老了吧。

 

好久没这么罗嗦了

以至于论文写得文不对题,标点乱用,连词乱用,逻辑混乱orz

这是我第一篇正式的论文,也许也是最后一篇

从学术角度最想感谢三个人:

感谢风度翩翩、成熟稳重、寡言少语却心地善良的老板给了我这个课题项目和研究思路,感谢两年前给我在心内科学习和成长的机会,感谢在我基地考试失利时不留余力的帮助。

感谢师兄级上级医生沈老大的朋辈级帮助开导和长辈级指导。

感谢学术大大港蚊子专业级别的字句和逻辑修改和指导,谢谢你耐心的看了我糟糕的论文两遍,并且咬文嚼字的帮我修改每一处不妥的地方,拿到修改版的时候已经满满的红色修正,我敢说你是唯一一个从头到尾仔细看过我论文的人,发自内心的感谢希望你能感到。

果然,我写论文写成这个样子不是没有道理的

我写的不是论文是随笔= =

无论如何,也算是有始有终。

虽然想通过blog写一篇真实的致谢计划以失败告终

但是= =

就算是为blog添砖加瓦做贡献吧

同时谨以此文纪念装载在港蚊子伟大的路由器上第一张图片成功发表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