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llei3.5F 处女卷

作为有重大意义的礼物的处女卷却是有着反重大意义的存在

虽然PRO160的颜色又淡又暗,倒也无意中迎合了当时的情绪

对焦这种事情在掌握要领之前只能先麻烦PhotoShop君伟大的假装对准焦功能

我对自己120处女卷的评价是:

有难以言表的非常巨大的发展上升空间。(会不会太中肯= =

我觉得这一卷非常的有意义也极其有趣,因为信息量足够大

如果说前面10张是剧情的发展

那么最后1张则是剧情的尾声。

–the end–

 

她说:“你知道什么是罗马教皇吗?”

我说:“听说过。”

她说:“帕尔芬·谢苗内奇,你一点没学过世界通史吧。”

我说:“我啥也没学过。”

她说:“那么,我让你读一段故事:从前有一位教皇,他对一位皇帝很生气,这皇帝在他那三天不吃不喝,光着两脚,在他的宫殿前长跪不起,非要教皇饶恕他不可;你猜怎么着,这皇帝跪了三天,他脑子里尽想些什么,他私下里发了什么誓呢?……等一等,”她说,“干脆我念给你听吧!”她跳起身来,拿来一本书。

她说:“这是诗。”

她就对我念那首诗,这诗说的是这个皇帝在这三天里赌神罚咒,非向那位教皇复仇不可。

——摘自《白痴》

—————————————————————————————————————————————————————————————-

我看书果然不得要义,这也就罢了,还老是对灵魂丑陋的部分感同身受= =

果然没有办法成为真·善良的人,也不相信有真·善良的存在

没有信仰真可怕,不,我可是XX主义的虔诚信徒(可,那又是什么呢(意义不明

以爱的名义索取,以未成功索取的名义不爱

这座丑陋的天枰什么时候被打破了

不知人世间会不会是另外一番美景。

–the end–

 

据说医学僧的新标准是心宽体胖神经粗壮

可惜,我只做到了中间那一项。

年前的考试比年终奖都豪放

地铁广告里有这么一条:年前不买房,一年又白忙

当然买房这种事情我就不用想了,可是年前不考试,不发年终奖,这种惨绝人寰的事情我总是无不例外从不会会错过

今天的考试,总之,我心已翔了

明天和周五的考试还继续在骚动

心情烦闷得很,话说这blog再不写,5年的域名掐指一算其实好像貌似已经过去一半了吧

好在最近其他方面都心情舒畅以免去我在修罗场里苦闷致死

啊 这黑洞般的生活啊

–endless–